一顾芳华 第一百二十章 不嫌丢人

手机用户请访问:手机网m.100huts.com

这黛丽斯公主说得太理所当然,顾芳华都忍不住,在暗处对她比了比大拇指。

燕祈喧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虽然说所有的一见钟情,都是见色起意。不过古话说得好娶妻当娶贤。

他想了一下道“公主,男人是喜欢漂亮的,不过娶回家的妻子,贤惠更重要。”

黛丽斯闻言,有点遗憾的笑道“原来如此,不过我听说美女爱英雄,不知道你们大周最漂亮的女人能有多美?”

姜雅萱脸色难看,又看黛丽斯直勾勾的盯着燕祈喧,忍不住道“九表哥,我不买了,我们走。”

这时,柳娘捧着一个剔红朱漆盒,从柜台后绕出来。姜雅俪一看,就知道是好东西。

“你站住!”

姜雅俪轻声笑道“姐姐,这盒子里的东西一定好,九表哥既然来了,让他买来送你?”

燕祈喧想早点有人,随口道“这盒子打开看看。”

柳娘为难的看向大掌柜,大掌柜暗道不好,不过面上笑着道“九皇子,这是客人订了的东西,实在不方便。小店才到了一批南红首饰,不如看看其他的?”

燕祈喧觉得晦气,反倒是原本准备走的黛丽斯,也停下脚步,想看看是什么宝贝。

姜雅萱的脸色沉下去,不悦道“我要的帷帽,你们说没了,我要看看这东西,又说卖了。你们玲珑阁看不起我们武平侯府就算了,连九皇子也敢怠慢?”

大掌柜神色不变,不卑不亢回答道“姜小姐言重了,小店从不敢轻慢客人。”

说着,向燕祈喧拱手道“九皇子,只是商人重信,总有先来后到的规矩。要是都讲究随心所欲,这生意就没法做了。”

说完,对柳娘使了一个眼色,示意她快走。

柳娘埋头往旁边离开,谁知道姜雅俪拉住她,出其不意一把夺过剔红朱漆盒。边打开边嚷嚷道“还有什么客人,比九表哥尊贵?”

盒子一打开,大家都呆住了。

剔红朱漆盒里面,大红金丝绒布上,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两顶帷帽。

一顶乳白色泽,闪烁着淡淡银光,竟然是天蚕丝所制。一顶如烟雾缭绕,上有龙眼大的珍珠点缀,质地似乎是罕见的银蛛丝。

比起黛丽斯公主的那顶鲛绡纱帷帽,还要名贵精致得多。

大掌柜没想到姜雅俪如此不要脸,竟然当众抢东西,也顾不得尊卑。不等姜雅俪伸手触摸,直接抢回来迅速关上。

姜雅俪大怒,叱道“大胆!拿来!”

原本一直看戏的顾芳华,看不下去了,高声道“未来的九皇子侧妃好大的威风,本郡主的东西,也敢明抢!”

顾芳华这一出来,钟桃娇她们都跟在她身后走出来。

姜雅萱一见到顾芳华,就有点害怕,轻轻挪到燕祈喧背后,努力降低存在感,再做出楚楚可怜状。

看着这一幕的黛丽斯公主,很是诧异,究竟这郡主什么来头,这挺嚣张的女人,竟然吓成这样?

燕祈喧本就是,先前同顾芳华她们不欢而散,没想到在这玲珑阁又碰上,一时有点尴尬。

燕容凌上前两步,淡淡扫了眼姜家兄妹,笑道“九弟,这买卖也要讲先来后到,你情我愿。姜家小姐的风采,我们都见识到了,既然她是你未来的侧妃,你也要约束才是。”

燕祈喧脸上羞恼交加,狠狠瞪了眼姜雅萱,不情不愿道“六哥,都是误会。”

顾芳华才不管燕祈喧,径直对大掌柜道“多谢大掌柜,要不是你拿回来及时,我的东西就要被人抢走了。”

大掌柜忙恭敬将盒子双手奉上,低头道“郡主折煞小人了,这是您和钟小姐的。”

丫环和小厮都在外面,顾世年接过盒子,交给钟桃娇,然后同燕祈喧和燕长尹他们,打了个招呼。

燕长尹看到顾芳华她们也头痛,想到吃过的亏,恨不得马上开溜。

燕祈喧想走,又忍不住眼光扫过去,就看见钟桃娇同顾芳华,还有燕长信站得很近,正在看盒子里的帷帽。

忍不住开口带刺“明珠,这帷帽价值不菲,你买得起,不一定别人买得起。”

顾芳华瞳孔微缩,眼看就要骂回去。燕长信已经挺身而出,笑道“九皇子,明珠同娇娇来玲珑阁,怎么可能让她们破费。我可是争了好久,才争到这个荣幸呢!”

燕祈喧气闷不已,真是哪里都有他!

“燕长信,你一个铁公鸡,无利不起早的人,什么时候这样大方了?这可不是小数目,小心被涿王叔打。”

燕长信不假思索回道“这就不劳九皇子费心,怎么着,我燕长信这点银子有。”

钟桃娇放下手中的帷帽,斜睨燕祈喧一眼,灿烂笑道“多谢燕五哥。明珠,我们还是走吧,这里人多闷得慌。”

顾芳华向黛丽斯微微点头致意,然后走到对燕祈喧面前,似笑非笑看着姜家姐妹。

笑道“虽然说未婚男女,婚前不能见面。不过只是纳个侧妃,也不用这样讲究。九表哥,你们慢慢选,我们先走了。”

说完,一行人扬长而去,留下脸色莫明的燕祈喧他们。

黛丽斯公主看热闹没了,也抬步往外面走去,边走边用清亮的声音道“查理,我收回刚才的话,大周也有漂亮女子,俊俏的男人挺多。”

姜雅萱看玲珑阁,转眼只剩下她们在大堂,二楼转角处,还有有几名丫环,鬼鬼祟祟在偷看。

忍住羞怒,对燕祈喧柔柔道“九表哥,我们换家看。”

燕祈喧一肚子火,没好气道“没事就在家呆着,出来就别惹事。抢也抢不赢,争也争不过,也不嫌丢人!”

姜家兄妹被骂得灰头土脸,姜勇忍不住道“表弟,雅萱妹妹不光是你嫡亲表妹,以后也是你妻子,你这样说她过分了吧?”

燕祈喧扫了一眼姜勇,冷冷道“不过纳妾,谈不上妻子。我的正妃,要封王出府才会由父皇指婚。”

姜雅萱委屈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,抽泣道“九表哥,我都是为的你,才会做侧妃。”

燕祈喧火气正旺,脱口而出。





????
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